深壹度

服务热线:029-83261305

你可知,鲁镇,原来并不是鲁迅故里?

网站首页    企业新闻稿    你可知,鲁镇,原来并不是鲁迅故里?

鲁迅曾经说过一句话:“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鲁镇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。”



自从开始读鲁迅,就一直有一种错觉,鲁迅一定是生活在这个镇子上的,不然他怎么能那么了解鲁镇,那么了解鲁镇人呢?

听迅哥儿讲诉鲁镇的故事

套用鲁迅的话,我向来不会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鲁镇的和谐,也以为鲁镇的文化局是为了鲁镇整体文化娱乐氛围的利益来考虑的。

最初了解鲁迅是通过语文教材,这些年关于新版人教版语文教材中鲁迅课文的删减,“挺鲁派”与所谓“倒鲁派”不亦乐乎的交战也过去几年了,今天到了绍兴县,听当地局说起了明日要一起去鲁镇看看,这才想起这事。



先生已经逝去七十六年了,斯人长逝无法论辩。而今视之,却觉得这些事情,发生在不久之前,读书的先生的地位俨然不可撼动,师长们也是一番仰望,崇敬之情形于色溢于表。学生们尽管知之不深,但是没有谁会对“鲁迅”二字产生信念上的动摇,可以说是在我心中留下了文人的第一个印象。



在老师和家人的引导下,陆陆续续读了一些鲁迅的书。

虽说儿时的经历与先生的著述没有交结,但是却一直把迅哥儿当成要好的玩伴,尾随他体验一种没有接轨的鲁镇生活。就好像当代创造出龙猫一样,我也有了在另一个乐园的欢乐时光,与小友们在“鲁镇”的游玩嬉戏。



后来,在师长和家人的引导下,也陆陆续续读到了鲁迅的其他作品,这些与鲁镇不无关联。

一直喜欢的孔乙己的故事就是发生在鲁镇,好像我也曾在咸亨酒店当过伙计,遇到过怪怪的给我印象深刻的顾客,任好奇心的驱使拼了命去打探他的奇闻轶事,终也了然。

买一碗黄酒,再来一碟茴香豆,一壶绍兴酒,坐在靠窗的桌前,将茴香豆一粒一粒送入嘴中,更兼抿一口酒,眼光不经意地扫视往来穿梭,一些故事竟是如此熟悉。

从故事里走出的“鲁镇”

余秋雨先生所说:“文人的魔力,竟能把偌大一个世界的生僻角落,变成人人心中的故乡。”鲁镇成了我心中的故乡,在鲁镇放松一番成了我常怀的愿景。

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,平添一层对于这个古镇的迷恋。不过遗憾的是我始终没有到过那样一个镇子。伏案愈久,就愈发想去一趟绍兴,愈发想坐在鲁镇的小酒店中玩味那一抹闲暇的从容。

鲁镇真的存在吗?



深知文学作品上的地名多为虚构,鲁迅本来就是先生的笔名,难道还有一个真实的鲁镇?走在绍兴,我问身边的同事,都答不知。且把鲁镇当作真实的好了,我想。

后来了解到,其实在绍兴的历史上并无鲁镇这个小镇。这是鲁迅对东浦、樊江、东关、皇甫庄、安桥头等几个水乡小镇儿时记忆的一个艺术的文本概括。它只是存在于小说中的一个书面的水乡小镇。但这个小镇,确实早就存在于鲁迅的心中,也通过他的小说,存活像我这样千百万读者的心中。

当时得知这个事实,多少还是有点难受,怎么就不存在呢?

直到近年来,全囯各地以历史文化为内涵所建成不少的主题公园,但这些公园或是为拍摄影视而建,或是在某地仅仅虚拟了某种历史文化环境。而绍兴县却在鉴湖之侧新建了鲁镇——小说故事的发生地,复制了当地历史生活中的民情风俗,与小说中家喻户晓的人物故事紧密地维系在一起。虽然比较晚,但是期待的心情如往年一样。



一进门就见粉墙黛瓦、小桥流水,沿河的民居、商铺错落有致,只是感觉这个“古镇”新了一点。只有走在石板路上,看到衣着清代服饰的巡街兵丁时,仿佛到了另一个朝代。

鲁镇挺大,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,大多是鲁迅笔下提到建筑。即使鲁镇新开张的缘故,但是“民居”还是住进来了,贡品店、锡箔店、油烛店、茶漆店、钱庄、当铺等等应有尽有,那些现代都市已经没有的店铺林立在这里。



鲁迅笔下的人物,也一个个出现在街上。“妈妈的,儿子打老子”拖着长辫子、戴着乌毡帽的阿Q,晃悠着长烟杆,油腔滑调地装着各种怪相,东张西望寻找着小尼姑;“我只知道雪天是野兽在深山里没有食吃,会到村里来;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。” 衣衫褴褛的“祥林嫂”拄着棍子,嘴里自言自语地喃喃絮语:“我只知道东山的狼吃人,没想到西山的狼也吃人……”孔乙己在酒肆的柜台边“研究”着“茴”字的四种写法……

这一幕幕鲁迅小说的场景,不是舞台上演出的话剧,而是穿插在“鲁镇”游客身边的“活剧”。

怀念鲁镇里的乌篷船

去鲁镇,是需要乘船的。

这不,还未到码头,头脑中便浮现出乌篷船的轮廓。当然,之前是没有见过乌篷船的,只是早年在读先生的那篇《社戏》时,凭借着自己的想像得来的印象。

课本上的《社戏》是经过删减的,然而却先入为主,后来虽通读全文,记忆最深的却还是课本上那部分的精彩篇章。乘坐的是一艘大船,或许就是《社戏》里双喜拨前篙,阿发拨后篙的那种大船,但我在心中很快否定了这种想像,因为我听见了发动机的轰鸣声。



船体很小,中间有一段黑色的篷。船夫手脚并用,把船儿划得飞快。坐在乌篷船上,头戴乌毡帽的船老大手摇脚蹬,乌篷船嘎吱嘎吱地在河面上游动起来,游人边看景边喝花雕吃茴香豆,远处传来咿咿呀呀的绍兴戏唱腔,岁月仿佛倒流。沿河过去,依稀可看到许多景致。

而这水,这船,第一次接触到,然而却并不陌生。当年,鲁迅先生和一群伙伴们划着船从这儿经过,我仿佛听到了他们的欢声笑语,闻到罗汉豆的清香;这水,这船,早年从我的记忆中划过,一直划过了许多年。今天,我也坐着船,从这片水域划过……

这就是鲁镇,按先生作品拟建的,把虚构还原到现实,或许因为太真实了,尽管已经明白这只是后来开发的一个景点,但心里还是把它当作先生作品中的鲁镇来看待。漫游在这里,感受那些在脑海中闪过无数次的场景,是那么亲切。


2017年8月4日 17:29
浏览量:0
收藏